薇露不吃葱姜蒜

我再也不能触碰你.

盘点也青圈高质量的文

我吹爆各位老师


腿毛毛:

·只盘点目前淡圈的老师们的文章,以及文章和赞数不匹配的高质量文章


·因为篇幅问题,不能列举出每位老师的所有文章


·难免疏漏,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补充


·仅个人看法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@无毛老满五十减一百         【点我看满老师的合集】   《长命锁》《匪》《方寸人间》等等


·


 @山人掐指一算今夜风紧宜        《六味》      《数九》


 


·


 


 @连翘      《糖心柚子》  《冷水》   【点我看连翘老师的文章合集】


 


·


 


 @甜匪     《惊弓》    《老王,你要是再跟我说猪脑花我就把你加孜然烤滋啦滋啦。》


 


·


 


 @人间红尘      《药石无医》       《我有一点点想你》  


 


·


 


 @Nn      【点我看Lon老师的文章合集】   《Room》


 


·


 


 @皇飞雪+飞雪连天。     《从口入》


 


·


 


 @清青倾卿     《甜度过载》      《也青七夕24H接力》


 


·


 


 @沸雪      《浮沉滴落》


 


·


 


 @莲菜儿      《一觉醒来躺在暗恋对象床上怎么办》   


 


·


 


 @大白鼠饲养员      《我哥》   《尘几录》


 


·


 


 @✿紫花苜蓿屋✿     《You will be mine》      《圆》


 


·


 


 @Axores      《共俗》


 


·


 


 @酥山      《另一个,同一个》    《彩红酒馆》


 


·


 


 @早上好,公民们。街垒上还有37个人,食物却已经没有了。       《作者下三滥》      


 


·


 


 @Blather       《白马寺消痛帖》


 


·


 


 @上柏       《无题》   《瞌睡》


 


·


 


 @一月🌙        《玉楼春》   《回魂日》   以及无数的“老王和狐狸的日常”。没错,一月老师文画双修。


 


·


 


 @花伶 花伶老师长篇连载很多,如《当王也看到也青同人时,他在想些什么》


 


·


 


 @小残爷     长篇文章《逆旅》


 


·


 


 @忘了这个爬墙的灯泡吧       《晚安,喵》     《五官争功》


 


·


 


 @望晚      《春蚕·梨花梦》正在连载中


 


·


 


 @九门(卧室门      《王老汉——推车——哎》


 


·


 


 @秋山      《人在少年梦中不觉》 没错,又一位文画双修的老师_(:з」∠)_


 


·


 


 @病歌.    《北京再不下雪我就回南方过年》


 


·


 


 @川寂    《你曾是少年》    《To Q》


 


·


 


 @凌云壮志      《我自蓬莱》


 


·


 


 @无执道长     《此夜》    《独活》


 


·


 @乐无言      《撕咬标记》


·


 @四时辰光      《北京一夜》    《回到九月》


·


 @临江酹月   《黄尘清水》


这篇文章欢迎转载,但不建议大家直接转载老师们的文章。


还有就是欢迎补充。


这篇文章一直被限流,已经是第四次发布了。如果打扰到各位老师,先说声对不起。

请假.jpg

马上要x考了,最后x年
弧去打理学业
到各大节日还是会发自己儿叽们的段子
比如可以期待一下中秋×我爆肝×不存在×
要开篇华武
依然是自己的儿叽
阿期和淮安那篇我属于月更文手×
/顺便bb一句,吃食堂饭吃瘦了12斤
/我想吃甜的/爆哭/是肉食动物/难过死了

一点设定×

双华bl
自家孩子华子期×华淮安
好了over


*子期的父母都是暗影,他四岁失了母亲,父亲也因此变得沉默寡言,对他的教导越来越严格,不允许他礼仪行为以及武功上有一点点不到位,否则便棍棒加身。

  *子期白日便在私塾学习,早起完成父亲布置给他的任务。稍有不慎便会受到父亲的责备打骂,所以导致他长大后装出的从来是一副温润样子。

  *家庭原因,他极其喜欢被关注的感觉。

  *父亲命令他拜师暗香,像他母亲一样,当好一个杀手。但他平生第一次忤逆了父亲的命令,上了华山,铸了身傲骨。

  *淮安家境较好,从小在金陵城长大,对打打杀杀不感兴趣,他本人表示过,最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个安稳的地方,蜷着度过一生。

  *但是因为子期幼时多少提及过对华山的向往,他便埋了自己的梦想,去追随生命中最重要的光。

  *子期逃出家门去往华山的晚上,给淮安留了封信,说江湖路远,恕不告而别,此后可上华山找他。

  *然后淮安就真的放弃了安稳日子,跟着他奔波。

  *子期是先载进感情的,装出的温柔对他却是真的。

——那什么,前面两篇当楔子就行,入梦梗,华山内门弟子如果想成为真传就必须接受试炼,借云梦的引梦术将弟子困在噩梦中,三日之内破开梦境即为成功。

——攻受您自己想象?/狗头
只是一部分设定,全部设定太长我不想码
/还有那什么,我大号剑斩,您找我玩儿啊/gun

霜华雪正浓/3

双华bl
第一次见面的场景
英雄救美不成反被救
子期是因为家庭原因,小时候一直都是那种性子,大一点就会伪装了,但是随着外表套上的箍儿,心也就埋的更深
淮安也是很温柔的人了
顺序不是瞎写,不是瞎写,不是瞎写
是有逻辑的over
是自家孩子,华子期×华淮安
祝您观看愉快/身体健康万事如意/给您拜早年了/gun
我是薇露,以上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天空湛蓝。

  刚下过雨的空气泛着微凉,雨珠摇摇晃晃地附在叶片上,蒙着薄薄雾气的天际映出道不明显的彩虹。

  “洗净世间尘杂污秽,真好啊”。

  华子期读书那会儿极其有礼貌,对长辈的称呼从来都是最恭敬的,又因为文武科皆是私塾学榜的第一,也不知是成了多少夫子眼中的天才,背了多少对他的期望。

  他性子一直都是冷冰冰的,刚开始还有不少同院的少年来找他交友,但结果都是一样——这孩子连句话都不给人家撂。

  久而久之,他就成了孤孤零零一个人。

  武科考试最后一场,他对上了一名富家子弟,稍不留神没控制住手下轻重,扭歪了对方的脖子。从而直接导致了这名同窗学子扭曲的脖子与皱皱巴巴的表情,看上去愣是像个尸怪。

  一句道歉必然抵不了什么,父母间又不好掺和孩子们的事,只好口头上做了罢。

  不做出点儿实际行动岂不是对不起被扭歪的脖子?估计那富家子弟也是咽不下这口气,思前想后,用他本来就不灵光的脑壳子想出个馊主意来。

  华子期看着面前的一群小五郎混鬼儿,皱了皱眉。

  “就是你欺负我大哥的啊?”领头的小混混提了把半长不短的刀,通身锈迹斑斑,也不知原先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  华子期抿了抿唇,勾着嘴角笑了起来,眉眼弯弯。他本就生的好看,笑起来便更像是金陵城中名斋镇店的温玉。只不过配了这样的场景,竟有说不出的诡异感。

  找茬儿的也是楞的像根儿木头,良久才回过了神,凶神恶煞地咆哮:“你笑什么!是不是吓傻了啊?!兄弟们上,给我废了他!”

  华子期踏出一步正要上前,猝不及防地被个冒冒失失的少年声打断:“师兄!你,你赶紧走,我来保护你!”

将那孩子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,华子期郑重地确认——

  没见过。

  不认识。

  ……他是谁啊。

  等华子期反应过来,那孩子便已经和那群人打起来了,刀子从他脸侧滑过,险些划到脸皮破了相。

  最后还是由着“师兄”出手,打的一群人哭哭啼啼求饶。

  只是他二人也落了些大小不等的淤伤。

  他带着这小家伙儿去药铺买了些外敷的散药,又和人家要了些干净的绷带,回了私塾帮他一点点敷上,直至处理妥当。

  华子期站起身拍去衣上的浮灰:“我们素未相识,你为何多管闲事。”

  他语气淡漠,好好的问句从他口中说出硬是成了陈述:“为了讨要个人情而伤到自己,岂不是很不划算。”

  小家伙听了这话,连伤口都不顾了,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顺势拽住了华子期的衣袖。对方扯了扯被攥住的袖子,一时间没法儿脱身,只好回头看着他。

  “不是的师兄!”那孩子紧张兮兮地指指自己又指了指他:“我我我认识师兄!我们是一个私塾的学子,我姓华,名淮安,是李夫子的学生。”

“不过我不如师兄那么出众,不认得我也是自然。”华淮安松了手,退后两步,规规矩矩地朝他行了个抱拳礼。

  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,撒在他身上,华子期眯着眼打量了他一番,心里犯了嘀咕:“……五官清秀,倒是像是个小姑娘。”

  华子期的视线最终落在了那双眼睛上。他睫毛细长浓密,似是用了上好的墨汁铺出,瞳孔是罕见的松石绿,眼底盛起的是极光和星辰。

   “……疼吗。”

  “无事,多谢师兄关怀。”

  太阳将要落下,黄昏带着留恋不舍的感情抓住了天边最后一丝残云。

  华子期转身,头都不回地向大门走去:“还请珍重,人情我迟早会还的。”

手机卡了
码了几百字的东西连个球球都不剩了
我……
笑着活下去

度余生

双华bl
自家孩子
华子期×华淮安
中元节福利,小甜饼
我不是刀子写手/冷漠
一天肝完
因为我早上才知道今天中元节/颓废
我真不容易
???姬友要看我开车,那么随缘发
赶上了0点之前我真开心over
我是薇露,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华子期从小在严州城长大,江南人是不怎么过中元节的。

  又因为严厉的父母不信鬼神,更不允许他过所谓“毫无意义”的节日。

  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原祭拜这些亡魂。

  华淮安捏了张符,手腕快速翻转打出,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,摆放灯笼附着的怨气跟随着尽数褪去。

  他俯身将灯笼摆正。

  夜风吹起他的长发,柔和的眉眼清晰可见。

  脑子里名为理智的弦最终还是“啪”的一声归于土壤。

  “美色误人啊。”

  华子期放慢步速走过去,趁对方站起来转身时一把搂住了面前人的腰,趁机抱紧了他。华山寒冷,待的时间久了,那股清冷气难免就融入了身体,可华淮安身上温暖,怎么也不像是从茫茫雪山上下来的人儿。

  “……子期?”

  恋人也不知是怎么了,像条大号码的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。温润的鼻息扑在华淮安颈窝处,酥麻的厉害,他也不好乱动,只得安抚式拍了拍对方的背,示意他放开自己。

  华子期哼唧了两声,不情不愿地放开了怀里的人儿。

  身后突然炸起了几朵烟花,缤纷绚烂,转眼却又消失不见。

  是还在人间徘徊的人以烟花为引,纪念逝去的亲友或他们故去的爱人。

  中元节从来没有放花炮的礼节,人之所以会这样做多半是因为个人的经历,倘若那个“他”爱着尘世的繁华和烟花的绝美,再次看到只能在梦中回味的场景,灵魂中也就刻上了那分欣喜吧。

  返回暂居旅点的路经过湖边,湖上飘着的荷灯被水波缓缓送向更远处。

  那是世人百姓点亮归途上的明灯,为了使那些意外落水丧生,灵魂受困的孤魂野鬼和仍飘荡在世间,心有执念的亡魂转入轮回。

  华淮安突然伸手,攥紧了身侧人的指尖,体温顺着掌心延绵。

  华子期偏过头撇了他一眼,嘴角挂着抑制不住的笑意。

  “走快点,我们回家。”

霜华雪正浓/2

双华bl向
cp……您自己看
是子期的事情
别吐槽我写的乱七八糟,设定在那儿,有很多铺垫,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找出来
我就是喜欢子期怎么了.jpg
可能设定会看不懂,等我再码几天,出个设定稿和涉及人设over
我是薇露,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华子期入门的第三年,已经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师兄了,交给他的任务总是近乎完美地完成。作为掌门器重的弟子,温柔体贴的性格再加上天生的好皮囊,不知俘获了多少师姐妹的芳心。

  没有谁发现,他的温柔里携带着说不清看不明的东西。

  他是做暗影行当的,虽说披了名门正派弟子高贵的皮囊,本质里却还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性子。

  出身在血脉里的东西,是打磨不掉的。

  “师姐们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吗,我一会儿做任务可是要路过江南哦。”华子期体贴入微的举动总是能让人对他产生好感。

  师姐妹们听闻便立刻放下手头正在做的事情,叽叽喳喳地凑过去:“听说严州城进了新的胭脂水粉呢!我好不容易才攒够了钱,麻烦师弟帮我带一盒啦!”“师兄帮忙带些新茶吧,堂里快没有了。”

  华子期笑着一一允下。

  他一向如此。

  回到华山已经是几天后了,掌门要求清理干净的叛徒的确不好对付。

  勉强撑起精神打发走了前来嘘寒问暖的师妹,华子期去了龙渊。

  [是为了冻醒你和你的剑]

  [是吗?]

  镇岳剑出鞘,剑刃在彻骨冰凉的水中划过,带出径直的水波。明明是把好剑却有着光秃秃的剑尾,剑穗早就在打斗中丢失了,实在算不上好看,可他再也没有栓过新的。

霜华雪正浓

双华bl
个人原因以前的号不用了,转战旧号/老福格式居然改了,新格式不太顺手
文中涉及角色是自家孩子,两个人都是华山弟子,名字是华子期和华淮安
淮安的箫名“羌柳”
详细设定之后补上over
还有,我不是鸽子精,但是怕是要咕咕咕咕很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华山的雪纷纷扬扬飘落,蜡梅树下的残枝和枯瓣遭烈风卷起,携带着点点积雪向龙渊吹去。

  阳光透过阁楼的纸窗,映在华淮安摆放至窗前的旧木剑上,敲打木门的风声缓和不少,今日是华山难得的晴天。

  华淮安像往常的十几年一样规规矩矩做完课业,头顶的太阳将温暖的光撒在他身上,无意间抬头,阳光刺的有些睁不开眼。恍惚间,他突然想去听雪楼看场大雪。

  只可惜今日万丈晴空。

  [不知是何人以命换来的]

  他意外地没去执剑堂练习,而是去了趟听雪楼。那是他很久都不曾再去过的地方。沿途的几个女弟子看到他,便打趣他恐怕是有了心上人。

  华淮安好脾气地笑笑,没点头也没摇头。

  [或许是吧]

  阁楼的顶层是华山风景最美的地方,俯身观望,远处的雪山仿佛就在咫尺之间。

  弟子们午时饭后几乎都去休息了,他就靠着栏杆上坐下,向山峰更远处望去,眼底泛起的是江南烟雨时节草木的翠绿。

  是无论多炙热的阳光都化不开的温柔。

  华淮安从抖开的衣袖里取出羌柳,有一搭没一搭地摩挲着箫身,指尖冰凉的触感让他烦躁的心平静下来不少,索性就捻起箫吹起了曲子。

  箫声悦耳,却是带着穿肤入骨的凄凉。